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友文苑 >> 正文

范晓波《木村的月光》

 


虽然弹了十余年的吉他,但我仍然无法想象,有人居然可以用同样的10根手指弹拨出月光和岁月的风声。它们弥散在我的心脏后侧,暗香浮动,令人晕眩,不能自拔。拥有巫术般手指的这个人名叫木村好夫,他使我武功全废,从一个奏者沦为一名虔诚的聆听者。他的另一个名字是日本吉他天皇。 
   
实际上,我迄今无法完整地读出木村演奏的任何一个曲名,因为CD碟上的介绍全部是似曾相识的日文。但毫无疑问,那都是些日本风味纯正的曲目,因为所有的曲子都散发着自省式的感伤,樱花的暗影、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情怀在每个主题中萦回,但它们绝不上升为悲怆,阴柔而内敛的美更接近月光,不管是白昼还是深夜,散淡地投射着一段平凡如歌的时光。 
它们属于像我这种有一些经历却有许多感慨的人。 
   
刚买到木村的这盘精选天碟时,我正经历着一种过去只愿远远旁观的生活。窄小的二室一厅里居住着我的母亲、爱人、6个多月的女儿,还有我——一种一地鸡毛的庸常生活,同这个城市的近百万个家庭一样,在炊烟中体味忙碌的意义。每天傍晚是我们的幸福时光,母亲在厨房做韭菜炒蛋,我爱人刚刚上完课回来,换上绒拖鞋,为了清理女儿虫虫制造的混乱在房间和客厅间走来走去。我抱着虫虫坐在墙角的小椅子上听木村好夫弹吉他,两只柔软的小手在我脸上抓来抓去。 
   
我并不是一个脚踏实地过日子的人,对现实保持怀疑和警惕,但是在本村的音乐照耀下,夕阳中飞舞的尘埃都变成了黄金的颜色。我坐在木村的吉他曲里,很神奇地获得了几十年后的视角,我坐在干瘪的滕条椅中,对长大成人的女儿回忆这些普通的黄昏,还有整天在7层楼上守着她的祖母。这种电影式的联想很容易感动了自己,它使得一地鸡毛的生活显得如此温暖和弥足珍贵。 
   
为了照顾我写作,两个月后,我爱人放弃工作同母亲一起回老家带虫虫。我重新回到了我一直习以为常的独居生活中。是的,我恢复了孤独,却并不感到美好。这令我伤心并且充满了担心。我怀疑自己已被亲情泡软了骨头,泪水比翅膀更重,所以只适合在距亲人3尺高的低空盘旋,而无法拥抱遥远的湛蓝。有很久,我厌倦了下楼,厌倦了与人没心没肺地交往,也厌倦了读书和一些过于华美的钢琴及萨克斯音乐。我成了一个矛盾重重无所事事的人,既无法像过去一样自私,也不可能安于仅仅在平淡中寻求诗意。 
   
依旧是亲爱的木村先生,温柔的手指安抚着一颗狂躁的心。不管是闲坐还是小睡,从未谋面的木村好夫先生都按照我的需求静坐在音响里为我的心情伴奏,从傍晚直到深夜。循环反复。这段时间我更偏爱CD中那些灵魂独白似的乐段,没有其他乐器协奏,清冷的琴音如月光蹑足走过午夜的水泥地一般在我的胸膛上独舞,它的冷艳与尊贵令我无法自持;令我重新享用到孤独的美;令我不断地想呼喊:让我在音乐和比音乐更庄严的情感中拔剑自刎。 
   
木村的音乐就是这样,既美化浮生光影,又帮助你认真忏悔。 
    CD
的包装上没有木村的人像,我想他应当比较老吧,因为一个没有看透人生的人是无法接近月光的宁静和纯粹的。除了这点推理,我对木村好夫一无所知。然而正是这个生活在遥远国度的陌生人,却如此深刻地影响着我的生活――他使我心灵安宁,又经常辗转难眠。(来源链接)(2001年) 

作者: | 信息来源: | 发布日期:2017-06-15 | 浏览次数:
更多



  • 分享到:

江西省上饶市信州区志敏大道401号
校友投稿: tht@sru.jx.cn Copyright © 上饶师范学院校友会